广东省委巡视组:深圳高尔夫球场过多过滥

港中旅聚豪(深圳)高尔夫球会近日发布公告,宣布将整体退出。这是自去年11月深圳市发改委发文以来,深圳首家高尔夫球会宣布退出。按照要求,深圳15家高尔夫球场全部纳入清查范围,其中6家退出,9家整改,最后期限为今年6月底前。另外,深圳高尔夫俱乐部30年用地在春节前就已经到期,是否改公园仍无说法,市规土委回应称将在春节后统一发布。直到昨日,该俱乐部仍在正常营业当中。

2月10日,港中旅聚豪(深圳)高尔夫球会有限公司在公司官网发布公告,称球会在今年2月2日收到深圳市发展改革委、深圳市人居环境委与深圳市规划国土委联合发来的深发改函【2015】169号《关于深圳港中旅聚豪高尔夫球场的退出通知》,要求该球会退出占用的饮用水水源保护区和风景名胜区等相关保护区域的土地并按照规划恢复原状,拆除或关闭建设项目,退出工作要在2015年5月15日前完成。

港中旅聚豪(深圳)高尔夫球会有限公司表示,球会是经深圳市政府合法批准取得并合法经营高尔夫球场的企业。之所以被政府要求退出,系因为国家关于水源保护区的法律法规发生了变化,目前饮用水水源保护区禁止建设和经营高尔夫球场。集团公司为此正在与深圳市政府积极协商关于球场退出的方案与补偿问题。

港中旅聚豪(深圳)高尔夫球会有限公司是香港中旅(集团)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而香港中旅集团是中央直接管理的国有重点大型企业,受国资委监管,也是最大的旅游央企和四大驻港中资企业之一。香港中旅国际公告称,2014年聚豪球会对其收入贡献约3%,利润贡献少于1%,资产回报率低于1%,属非重大及低效资产。香港中旅国际还认为,聚豪球会是由国家工商部门批准经营的合法企业,将会获得补偿退出,具体则在协商之中。深圳市发改委对此表示,深圳此次是落实国家统一部署,并不认可“补偿”说法,具体的方案和情况,待5月15日期限后统一发布。

具体有何补偿诉求?聚豪高球会并未在声明中透露。在春节短暂歇业三天后,球场目前处于正常营业状态。整体退出后,会员的损失如何补偿?这让众多会员更为关注。以2014年为例,会籍费最低81.8万元,公司(3人)的会籍费为251.8万元。聚豪高球会在声明中强调,将尽最大的努力保障球会全体会员的合法权益。

2014年11月10日,广东省常务副省长徐少华主持召开了全省高尔夫球场清理整治工作会议,通报国家部委督办工作情况,部署下一阶段清理工作。次日,深圳市发改委发出《关于高尔夫球场清理整治工作有关精神的传达及工作会议》,透露整治工作是落实国家发展改革委等部门《关于落实高尔夫球场清理整治措施的通知》精神。按照该文件,整治工作根据球场的不同违法程度进行,整治方式包括取缔、退出、撤销以及整改。

深圳的15家高尔夫球场全部被纳入国家清查范围。其中,6家球场面临整治措施是“退出”,6家球场为:观澜湖高尔夫球场、东部华侨城高尔夫球场、三九大龙健康城高尔夫球场、九龙山高尔夫球场、世纪海景高尔夫球场和港中旅聚豪高尔夫球场。据悉,这6家球场均涉及占用水源保护区问题。以聚豪高尔夫球场为例,该球会于1999年3月20日正式开业,是国内最早开办的高尔夫球会之一。

国家层面的《通知》对退出类球场的定义和处理要求是:对[2004]1号文件印发前开工、球场建设后划定饮用水水源一级和二级保护区以及国家级风景名胜区二级以上保护区(含核心景区)的球场,虽然不符合现行法律法规,但在建设时没有违反饮用水水源和风景区名胜区的保护规定,要予以退出。退出球场应当按照饮用水水源保护区和风景名胜区的制度要求,在依法采取相关保护措施、加强监管、消除污染、不破坏景区风貌的情况下,退出占用的相关保护区域的土地并按照规划恢复原状,拆除或关闭违法违规建设项目,退出工作要在2015年6月30日前完成。

另外9家球场面临的是“整改”。按照要求,整改球场必须退出不符合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的耕地并进行复耕,不得以异地补弃等方式规避复耕,退出占用的天然林和国家级公益林地,土地复耕、恢复植被后返还原农村集体组织或原耕作(经营)者,球场排放污染物必须达到相关环保标准,消除防洪隐患,严格节水措施,规范取水行为,并依法依规追究相关单位和人员的责任。

按照要求,整改措施落实到位的球场,待国家出台规范高尔夫球场建设的意见后,符合规定的要重新申请办理审批手续;在规定期限内未落实整改措施或在整改过程中发现隐瞒严重违法违规行为的球场,要予以取缔。整改工作要在2015年6月30日前完成。

南都记者昨日联系多家深圳高球会,工作人员表示距离整改最后期限尚有数月,并不影响目前的正常经营。此外,“退出”也并不意味着关门,而是退出所侵占的饮用水源一级和二级保护区以及国家级风景名胜区二级以上保护区(含核心)的球场。观澜湖高尔夫球场相关负责人就曾对媒体表示,观澜湖高尔夫球场涉及退出的地块是在球场建成后划定为饮用水水源保护区的。“退出”只是要退出违反现行法律法规所使用的地块,其他合法地块继续正常运营。

退出球场应当按照饮用水水源保护区和风景名胜区的制度要求,在依法采取相关保护措施、加强监管、消除污染、不破坏景区风貌的情况下,退出占用的相关保护区域的土地并按照规划恢复原状,拆除或关闭违法违规建设项目。

聚豪高尔夫球场建在宝安区西乡镇九围,占地3000余亩,位于铁岗水库西北角。而铁岗水库是深圳境内最大的水库,为深圳市重要的水源地,其中一级水源保护区面积22.97平方公里。水库原以防洪、农业灌溉为主,现已转轨为以城市防洪和城市供水为主,并成为东江水源工程末端调节水库之一,是深圳西部数百万居民正常生产生活用水的重要来源。

深圳高尔夫俱乐部位于深圳市中心区,目前仍在营业。 南都记者 王子荣 摄

是走是留,是关是停?1.4平方公里的高尔夫球场能否改为市政公园?位于深圳市中心区的深圳高尔夫俱乐部30年用地许可于今年2月17日到期,市规土委透露,将按照规定处置,2月初已发通知请对方配合。至于未来是否会改建为公园,规土委表示将等待市里决策。

深圳高尔夫俱乐部号称中国最早的高尔夫球会,位于深圳中心区,地理位置优越,北邻深南大道,南靠滨河大道,东侧是新洲路,西侧是香蜜湖路,距离口岸只有约10分钟车程。

该俱乐部于1985年11月正式营业,土地通过行政划拨的方式无偿取得,当时办理了非商品性质的土地证,用途为体育用地,使用年限为30年,2015年2月17日到期。

公开资料显示,深圳高尔夫俱乐部的经营范围包括高尔夫球场、俱乐部、会员所、会员别墅、中西餐厅、酒店、室内外球场、游泳池、骑马场、娱乐中心。由于地处中心区,深圳高尔夫俱乐部生意火爆。有资深高尔夫球爱好者表示,这里交通便利,生意一直很好。

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网站显示,深圳高尔夫俱乐部有限公司于1982年9月30日注册登记,股东为深圳市特发集团有限公司和华联实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是张俊林,经营项目为高尔夫球场及配套设施经营,经营期限至2015年9月30日止。

据公开资料,深圳高尔夫俱乐部占地近1.4平方公里,总面积是福田区所有社区公园的3倍。但该地块长期只供2000名会员专属享有,普通市民难以进入。

围绕在深圳高尔夫俱乐部周边的,主要是新洲片区和深圳中心区以南的部分,两大片区约有居民20余万。缺乏市政公园,不仅成为制约两大片区升级发展的短板,更是周边居民呼吁多年的心病。

其中新洲片区聚集了新洲花园、绿洲花园、锦河苑、福瑞阁等大型住宅小区近20个,此外还有人流密集的城中村及小型住宅区,辖区居民近20万人。无论是人口密度还是小区密度,都远远超出了一街之隔的中心区,但这一片区却没有一个大型市政公园供居民休闲锻炼。

南都记者日前来到深圳高尔夫俱乐部走访,在大门口被保安拦住。南都记者表示要进去打高尔夫球,保安称“这里都是会员制”。南都记者表示进去了解一下,在登记了身份证信息之后,得以进入。

在俱乐部门口,偶尔有车辆进出,大堂门口也有携带着球具的市民出入。可以看出,深圳高尔夫俱乐部仍在正常营业。

2月2日下午,在俱乐部大堂一楼,并没有什么顾客,南都记者向前台工作人员表明身份,希望能够向俱乐部负责人了解一下俱乐部用地到期的相关情况。前台工作人员在连续拨打了几个电话之后表示,负责人现在不在,请记者留下联系方式,之后再和记者联系。

在南都记者和前台工作人员交谈过程中,一名保安和另外一名穿西服的男子到场,在得知南都记者身份之后,保安离开,留下来的男子和记者交谈。该男子是保安部负责人,随后其陪同记者离开大堂。

南都记者提出希望能够到球场上看一下,该负责人并未拒绝。从大堂大门出去之后右转,在走出几十米之后,眼前就是一片开阔地,一片果岭之上,有三四人正在上面挥杆练习,冬日的暖阳里,现场一片惬意。

对于深圳高尔夫俱乐部用地即将到期的情况,该保安部负责人也很清楚。他表示,员工们都知道这一情况,不少员工在这里工作了很多年,不过接下来具体如何操作,还在等待公司负责人的说法,他们目前还不清楚接下来的进展。

此后,南都记者再次拨打过深圳高尔夫俱乐部电话,不过前台工作人员拒绝转接到相关负责人。截至昨日发稿,并无深圳高尔夫俱乐部人员对采访作出回应。南都记者了解到,直到昨日,该俱乐部仍在正常营业。

早在2011年深圳市政协五届二次会议上,陈治民等16名政协委员联署提案建议,深圳高尔夫俱乐部经营期满后,应收回用地,按法定图则要求尽快规划作为城市公园和高新产业用地。一年之后的市政协五届三次会议上,该提案由5名委员再次联名提出,进一步敦促政府明确这块“黄金宝地”的规划用途。

作为连续两年的主提案人,陈治民委员认为,收回该幅土地,如果将之规划为公园用地,还大片绿地予深圳市民,将会为市民提供一个舒适的休闲场所。该地块位置极其优越,目前仅供2000名会员专享,既是对宝贵土地资源的巨大浪费,对其他市民来说也不公平。

陈治民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在2014年年底由国土委组织的一次座谈会上,他曾就深圳高尔夫俱乐部用地问题表达过意见,但此后并没有看到有任何新进展。

在陈治民看来,深圳高尔夫俱乐部在上世纪80年代初中期开始建设,对深圳的经济发展和城市形象以及招商引资都产生过积极的影响。但是,当年偏僻的香蜜湖区域如今已成为城市CBD,当年远离市区的深圳高尔夫球场,也早已被高楼大厦包围。深圳高尔夫俱乐部已经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应当在经营期限届满之后停止经营,政府部门应当将土地收回。

陈治民表示,深圳高尔夫俱乐部这块地接下来要做什么,政府也应该告诉市民。如今深圳市的土地资源紧缺,深圳高尔夫俱乐部地处市中心,不少市民希望收回后能够返还其绿地功能,全部成为城市中心公园,即使不能完全做公园,也可以主要用做休闲用地,适当兼顾教育、文化、体育相关的民生项目。

此外,陈治民还建议,将泰然四路由东向西穿过现深圳高尔夫球场区域与新洲路和中心区连通,将香梅路由北向南穿过现深圳高尔夫球场区域与滨河大道连通,以彻底改善泰然天安小区和香梅片区交通拥堵的状况。

陈治民表示,深圳市政府此前曾经出过会议纪要,关于深圳高尔夫俱乐部以及香蜜湖片区整体方案,就规划方面的问题计划召开听证会,但是如今用地期限已到,听证会也没有召开。

深圳市规划和国土资源委员会方面向南都记者表示,就深圳高尔夫俱乐部用地即将到期问题,该委直属一局在今年2月初曾经给深圳高尔夫俱乐部发过通知,告知对方土地使用期即将届满,将按照《土地管理法》等规定进行处置,希望对方予以配合。

至于这块土地今后的用途,该委工作人员表示,具体的处置情况要等待市里的决策,这块用地今后是否会用作市政公园,现阶段还不便透露。

作为改革开放的窗口城市,高尔夫球运动在深圳发展较早。来自深圳市规土委的信息显示,截至2014年8月,深圳建成以及在建高尔夫球场共有15个,总占地面积约为2400公顷。

而据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调查,盐田区人均高尔夫球场面积是其人均社区公园面积的8倍,福田区社区公园面积总和不及深圳高尔夫俱乐部总面积的1/3,宝安区(含龙华新区)5个球场总占地面积达2026公顷。新华社在报道中称:“或许,没有哪座城市能够在高尔夫球场的面积上跟深圳匹敌。”

高尔夫球场在建设过程中占用林地、非法扩建问题也时有发生。以此次需要退出的世纪海景高尔夫球会为例,该球场属于风景区,周边均为自然保护区,没有任何建设项目。开发商方面有关负责人称,改变性质修建高尔夫球场,他们也受到了省国土资源厅的处罚。不过他们并未按要求整改恢复原状,而是缴纳上千万元的罚款过了关。而龙岗植物园此前曾有占地约700亩的牛坳水库,经过多年的扩建发展,水库已经变成了正中高尔夫球场的内湖,更名为龙湖,现为正中高尔夫球场人工湖。

事实上,早在2004年,国务院办公厅就下发《关于暂停新建高尔夫球场的通知》,此后十年间,国家部委十年十道禁令整治高尔夫球场,但仍然没能挡住其疯长之势。而在深圳,今年1月,省委第三巡视组向深圳市反馈巡视情况时指出:深圳高尔夫球场、练习场过多过滥,且违规违法问题多。

针对深圳高球场的清理整治工作,深圳市发改委表示,正按照国家及省的统一部署开展相关工作,进展情况将适时公布。

【免责声明】:本资讯中的陈述、数据和观点判断仅供参考,欧浦智网对其完整性、准确性不作任何保证。据此进行市场操作或投资判断须自担风险!欧浦智网对此概不承担责任。

踏入九月下旬,钢市似乎发生了逆转,特别是近日黑色系列的整体大幅下挫,在一片绿…[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