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军教父》_第八章 以胜利的名义 全文阅读

  此时此刻的更衣室气氛是如此的好,以至于沃克都不忍心提醒大家他们应该立刻上场了。自从球队降入甲级之后,球队的士气就一天不如一天,很多人甚至都认为他们就该在低级别联赛厮混了,对未来毫无信心。大卫·普拉特没有改变这种低沉的士气,保罗·哈特也没做到。谁能想到,竟然让一个原本阴沉低调的代理主教练扭转了乾坤呢?

  看着球员们因为激动而颤抖的面部肌肉,和他们眼中那团火。德斯·沃克发现后脑勺被撞了也不见得就是坏事,最起码上帝给了他们一个像样的主教练。

  “好了!现在出场!”唐恩站在门口拍着巴掌,催促球员们出去。第一个从他身边经过的是上半场表现不好的杰克·莱斯特,他也许还在为上半场的表现懊恼,低着头打算出门,却冷不防让唐恩一巴掌拍在背上。

  “抬起头来,都给我把头抬起来!”他的声音又在更衣室内响了起来。“我们还没输,低着头做什么?别让那些东伦敦人以为我们怕了他们!”

  直到最后一个球员从更衣室里开,唐恩扭头看还站在身后的沃克,紧绷的脸上这才露出了一丝笑意。

  当两人回到教练席的时候,双方球员已经站在了场上,等待开球。唐恩看了眼看台,让他失望的是,中场休息刚过,看台上就已经空了一片,不知道他们是还没有回座呢,还是因为对森林队太失望了,不想看了。如果你们提前退场了,我敢打赌你们会后悔的!

  身后又响起了和上半场一样的骂声。唐恩连头没回,他现在不想搭理他们,等到比赛进行之后,再看看他们的表情吧。沃克似乎还想和对方理论,被唐恩按在了椅子上。

  这场比赛的首发阵容是德斯·沃克排的,基本上都是球队的主力,没伤没病。这套阵容在英甲联赛来说不能说弱,但是最近几轮比赛都打得不好,和精神状态低迷有很大关系。主教练更换的流言,各人前途未卜,经济危机的阴影,球员怎么会有心思踢好球,教练组也怎么可能有心思钻研战术呢?

  唐恩只是把他们埋藏在心底的斗志和信心重新激发了出来。对手是超级球队?很好,打这样的球队才更来劲呢,赢下超级球队才更能证明我们的实力呢!不管是闹着要转会的,还是已经打算在这种低级别联赛厮混终生的球员,此时此刻都激起了一股斗志——赢下眼前的西汉姆联,为了自己!不管我们出于什么目的,在以前有什么分歧,这次我们的目标是一样的,那就是赢球,胜利!

  迈克尔·道森在后防线上观察了一下西汉姆联队的球员,发现自己的主教练果然料事如神。他们的对手心不在焉,眼神飘忽,站没站相。完全没有意识到他们的对手已经变成了多么可怕的野兽。

  主裁判一声哨响,下半场比赛开始。电视转播席上的约翰·莫特森喝了口水,清清嗓子,扭开了话筒,也开始了他的工作。

  “这是02-03赛季英格兰足总杯第三轮的一场比赛,上半场做客的西汉姆联队以3:0领先主队诺丁汉森林。下半场比赛我们会看到什么……噢,犯规!”他准备好的台词还没说完不得不中途换了。

  主裁判示意开球的哨音刚刚响完,又再次响起。这次是因为森林队有人犯规。安迪·里德在拼抢中推dao了西汉姆联队的队长乔·科尔。

  唐恩知道乔·科尔的技术特点,和以后的星途。这个英格兰最近几年脚法最华丽,最具灵性的球员却并没有达到人们期望的高度,除了自己身特点不符合英格兰足球传统之外,那容易受伤的身体也是束缚他前进脚步的重要原因。

  现代足球对于身体素质的要求非常高,一个具备马拉多纳和贝利合体技术的球员,如果拥有的是一副玻璃躯体,那基本上就等于和任何荣誉成就无缘。乔·科尔大抵也是如此。他脚法出众,却容易受伤。

  天才小子,就让我在这里教你如何面对野蛮的防守。唐恩在心里如是说。过得了我这一关,你就是世界巨星,过不了……那你就认命吧!

  西汉姆获得了一个任意球,安迪·里德的这个犯规依然没有为他们敲响警钟,他们怎么看都是一次普通的犯规而已。说实话,对于乔·科尔这种成名在于的少年英雄,在场上被人侵犯简直就是家常便饭了,没什么,反正我们领先三个球。

  这个任意球开出去,很快就落到了森林队球员脚下。迪福一脚漫不经心的停球直接把球送给了对方。对于这个失误,无论是场边的格伦·罗德教练还是场上的西汉姆球员,都没放在心上。他们认为自己已经赢定了。罗德更是在中场休息的时候提前表示了对球队的祝贺。看了一眼森林队拿球的队员,那个稚气未脱的小孩子中卫,罗德把头扭回了教练席,准备和自己的助手商量十一日的英超了,他们将在主场迎战纽卡斯尔,这可是很棘手的队伍。纽卡斯尔排在联赛第四,而他们自己倒数第一。

  唐恩看见道森拿到了球,他知道这是一次机会。西汉姆联队因为刚才这次进攻,大部分球员还没有回去,慢条斯理的在场上散步。得给他们一个教训。

  转播席上的莫特森看到了这一幕:“托尼·唐恩教练站了起来,他走了下去。这是本场比赛他第一次出现在场边,难道下半场的森林队会有什么值得期待的东西吗?不过我还是希望他得小心自己的球员,别再被撞倒在地了!哈哈!”

  道森也注意到了唐恩出现在场边,他把眼神投过去,看到唐恩右手食指在胸前划了一道抛物线。长传吗?

  其实他已经看到西汉姆的阵型很乱,后防线上漏洞一堆一堆的。杰克·莱斯特在最前面。但是上半场犹如梦游的他值得信赖吗?

  唐恩攥紧了拳头。“射门!混蛋!”他高声吼道。可此时的莱斯特还在禁区外面呢……唐恩看到了,对方的门将大卫·詹姆斯站位有些靠前,也许他也没想到森林队的进攻会这么快打到自己的禁区前沿。

  这个来自谢菲尔德的二十六岁射手,此时眼中只有足球。他看到西汉姆队中那个捷克中卫托马斯·雷普卡高高跃起,却并没有顶到道森传来的球,他冒顶了!

  足球向他飞来,他挺起胸膛将之漂亮的卸下。在全场森林球迷的欢呼声中他似乎听到一个声音在高喊:“射门!”

  上半场西汉姆疯狂的围攻最大的受益者就是门将詹姆斯,中场休息的时候他身上甚至都没有出汗。这事还让他拿到更衣室里面去炫耀。现在他知道其实自己是那个上半场所造成的最倒霉的人……

  因为当他打算扑这脚射门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因为热身不足,身体无法舒展开……

  “杰克·莱斯特……What`a`great`Goal!!”莫特森猛地从座位上跳了起来,在道森传出去这脚球的时候,他可没想到自己会看到这么漂亮的一个进球。

  城市球场顿时被莱斯特这个进球点燃了,所有身穿红衣的球迷都从他们的座位上跳起来了。挥舞着手臂,这次是真的舍伍德森林了,可比两万七千根中指壮观多了!

  进球后的莱斯特看了眼球门里面的足球,然后猛地转身跑向教练席,这个球他要感谢一个人。那个人就是……正在场边振臂高呼的托尼·唐恩!是他让自己重燃斗志和信心,是他告诉自己要挺胸抬头面对一切,他确定刚才那声“射门”也肯定是唐恩喊出来的。

  在这一瞬间,教练席后面的骂声消失了。球员们,教练们能够听到的只有一个声音:“Forest!Forest!Nottingham`Forest!!”最多可以容纳三万两千人的城市球场终于恢复到了她森林队主场的身份。

  唐恩正好抓着这个机会给围拢在他身边庆祝进球的森林队球员们上课:“看看这看台,这才是我们的主场!看到没有?这是我们的球迷!好好干!现在回到场上继续教训那群伦敦佬!”

  送走了兴奋的球员们,他回到教练席,德斯·沃克站起来,和他击掌庆祝。“干的漂亮,托尼!”

  和沃克庆祝完,唐恩抬头看到了教练席正上方的迈克尔一群人。他很高兴的看到对方脸色很尴尬,想要庆祝又不愿意在他眼皮子下表现得太高兴。于是看着这群不知所措的可怜人,唐恩咧开嘴笑了。

  迈克尔马上沉下脸对他喊道:“不要高兴的太早,我们还落后两个球!有本事你让我们反败为胜,晚上我就请你喝酒!”

  唐恩回身坐下,然后对旁边的沃克说:“德斯,晚上去伯恩斯的酒吧喝酒,有人请客。”

  “诺丁汉森林最近的一次在主场和西汉姆交锋是1998年的9月19日,那也是森林队在英超的最后一个赛季,他们主场和对方战成0:0平。”莫特森开始交待两队的交锋史,这是非常典型的英式解说。但是在这之后,莫特森话锋一转,开始大肆赞扬刚才杰克·莫特森的那个进球。“杰克·莱斯特(Jack`Lester)上半场的表现简直就是一个大‘笑话’(Joke),但是下半场这个进球却可以被选入本轮足总杯最佳进球的前三!我不知道中场休息的时候森林队的更衣室内发生了什么,但很明显如今的森林队和上半场完全不同。西汉姆联有些挡不住了!也许托尼·唐恩在更衣室里说些什么吧,森林队现在士气高涨,而西汉姆显然被打懵了!”

  这位英格兰名嘴说的不错,西汉姆确实被打懵了。他们没想到下半场刚刚开始两分钟,自己就丢了一个球。而且对方这球进得如此漂亮,足够让原本昏昏欲睡的球迷从座位上一跃而起。也可以让自己沮丧的抱着头。

  莱斯特这个进球点燃了森林队球迷的热情,也点燃了森林队球员的激情,他们逼抢更积极,抢断更凶狠,进攻更快速。

  唐恩知道西汉姆中场的强大,卡里克和埃杜瓦多·西塞在中路的防守相当成功。如果和西汉姆互拼中场,只能让比赛节奏回到对方脚下。因为就目前的森林队来说,论技术他们肯定不如西汉姆。没理由拿自己的弱点去迎合对方的优点。现代足球比赛说白了就是互相制约的较量,如何破坏对方的技战术体系是头等大事,无论如何不能让对手把他们最擅长的东西打出来,这点在弱队打强队的时候尤为重要。

  既然我中场控球比不过你西汉姆,我就不通过中场。平行站位的四中场百分之七十的用处是防守,像砍树一样对待乔·科尔和李·鲍耶,只要他们两个拿球,最少一个,一般两个森林队球员围上去,就是一通乱抢。最后的结果要么是森林队犯规,要么就是两人丢球,绝对不会出现他们带球从森林队防守阵中绕出来的情况。

  掌握了控球的森林队进攻打得很简单,简单到可以说粗糙的地步——大脚长传。以前英格兰最传统最擅长的足球风格,唐恩决定这么打,也是因为森林队的前面有一个强力前锋,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什么发挥的马龙·海尔伍德(Marlon`Harewood),一米八六的身高,强壮的身体竟然还拥有出色的脚下技术,虽然射门技术方面让唐恩不满意,但是这身板放在球场上还是很有冲击力的。用来对付心不在焉的西汉姆防线是最好不过了。

  西汉姆的中场被森林队完全压制,上半场梅开二度的迪福这个时候反而显得有些多余了,和他一样缺乏运动的还有老将迪卡尼奥。这场比赛之前意大利人身上就有轻伤,要不是球队锋线实在无人可用,他也不会让三十四岁的老将顶上去啊。卡努特虽然坐在替补席上,但是罗德从心里就没准备让马里人上场,他是来充数的。看着前锋在前面碌碌无为,而中场和后防开始频频吃紧。罗德心里寻思着应该换人调整了。

  如果换下迪卡尼奥,换上谁好呢?他扫了一眼替补席。边锋特雷沃·辛克莱尔、攻击型中场唐·霍奇森(Don`Hutchison)、中后卫加里·布林(Gary`Breen),再加上前锋卡努特,和替补门将范德胡。

  他看到那个森林队的18号前锋飞快地穿过了自己平行站位的后防线,而安迪·里德的传球也恰到好处的送到他脚下。就这么轻易的破掉了自己的越位陷阱……

  “这他妈是哪个混蛋的失误……”看起来风度翩翩的“绅士”也禁不住爆粗口了。

  他刚才背对球场,没有看到自己的队长乔·科尔因为过于粘球而被对方的加里斯·威廉姆斯断球成功,直接横传转移给了球场另一侧的安迪·里德,里德一脚漂亮的直塞,和马龙·海尔伍德心有灵犀的斜线跑位,就这样轻松的撕开了英超级的防线。

  唐恩从教练席上站了起来,身体前倾关注着场上的这次进攻。身边的人也陆陆续续从座位上站起来,准备等待欢庆进球的那一刻。

  海尔伍德……我知道你射术不精,但是如果这种球你都进不了,明天就给老子去预备队!唐恩在心里咬牙切齿道。

  安静的维尔福德训练基地,铁质雕花大门紧闭,门右侧有间小屋开了条缝,一个清晰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这是单刀!海尔伍德不会浪费这种机会!他射门……It‘s`Goal!!”

  小屋的门被猛地撞开,白发苍苍的老头子麦克唐纳从屋子中跳了出来,高举双臂站在门口大喊:“Goal!!”那气势把地上的落叶都震的飘飞起来。

  和他一样激动的还有在城市球场看台上的两万七千名森林队球迷,他们同样高喊:“Goooooooal!!!Forest`Go!Go!Go!”

  收音机里继续传出解说员的声音:“这是森林队在十三分钟内的第二个进球!他们气势如虹——!!西汉姆联队没有想到下半场的森林队会给他们如此沉重的打击,三球优势转瞬间变成一球领先,他们岌岌可危!瞧森林队的劲头,他们说不定可以扳成平局呢!”

  那个年轻人兑现了他的承诺,我们进球的消息一个接一个从收音机里传了出来。干得漂亮,托尼!加油,森林队!

  城市球场的看台彻底沸腾了,比上一个进球温度还要高。海尔伍德冲向了场边,森林队的主看台,他在那里受到了球迷们的顶礼膜拜。身后一群队友很快将他压在身下。

  这一次在场边的唐恩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一蹦老高,然后和德斯·沃克紧紧拥抱在了一起。这真是……没法让人保持冷静的下半场十五分钟啊!这群人真的做到了,自己这个狸猫换太子的主教练所布置的战术真的成功了!我们还差一球!我要反败为胜!

  “托尼!托尼!你太棒了!我爱你!”沃克在他耳边疯狂的吼叫着,此时此刻他是彻底服了这个代理主教练。

  “我他妈也爱你……”唐恩顾不上这么说会不会有些不对劲了,他就想宣泄自己内心的情绪。“……我他妈爱你们所有人!”

  在转播席上看到沸腾的球场,以及和助理教练紧紧拥抱在一起的托尼·唐恩。约翰·莫特森不停地摇头:“难以置信,难以置信……这真是令人难以置信的下半场十五分钟!上半场的森林队毫无斗志,一盘散沙,现在的他们却连扳两球,看上去随时都会吃掉西汉姆联。究竟在中场休息的时候那个代理主教练给球员们施加了什么魔法?究竟是什么让他们重新焕发活力?我想,等比赛结束之后一定会有无数人关心这一点!但是……现在!请大家继续关注这场足总杯第三轮的比赛,让我们看看诺丁汉森林队是不是能够反败为胜!让我们看看这场森林奇迹能不能成功上演!”

  当森林队的球员们在主裁判的催促下重新回到球场,准备继续比赛的时候。看台上的热浪也稍微缓解了一下,但是紧跟着城市球场的上空响起了久违的歌声。

  “We‘ve`got`the`whole`world`in`our`hands!世界在我们手中!我们是英格兰最好的球队!我们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我们无所畏惧!因为我们是最好的球队!因为世界在我们手中!!”

  唐恩站在场边,环视千万条手臂和围巾晃动的看台。诺丁汉球迷发出巨大的歌声冲击着他的耳膜,脑中嗡嗡作响。以前只能在电视转播中才能看到的场景,如今自己就真实的置身于此,这不是梦!这不是梦!

  感谢老天爷,你让我来到这里成了一个教练。是的,我找到了最适合我的事业和位置,我不会再彷徨,也不会再犹豫。因为这里是我注定应该停留下来的地方!

  他张开双臂,身体后扬,高昂起头,闭上眼睛,尽情享受着围绕在自己身边的欢呼声。